2019年中国汽车市场形势研判及三大央企发展的对策建议
2019
11/28
07:46:29
中国汽车工业信息网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全面深化改革开放政策落地实施的关键之年,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显著成效,作为国民经济重要支柱的汽车产业实现了平稳运行。

一、2019年中国汽车市场发展的五大特征

(一)总体市场高速增长阶段结束,进入由增量市场转向存量市场的过渡阶段

2018年以来,我国汽车市场出现波动,下行压力较大,2019年1~10月我国汽车产销量累计完成了2044.3万辆和2065.2万辆,产销量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10.4%和9.7%,预计2019年全年销量负增长也几成定局,标志着我国汽车市场正式进入增量市场转向存量市场的过渡阶段。在此阶段的主要特点有:一是置换及改善需求逐渐取代新增需求;二是消费者需求个性化,企业产品不断升级;三是生产环节利润降低,使用环节、二手车、回收利用环节利润提升。

(二)乘用车市场集中度提升,市场格局深度分化

当前我国乘用车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升,马太效应凸显。2019年1~10月,销量排名前十家企业市场份额占总体比重为60%,较去年同期提升2%。豪华品牌企业销量高速增长,部分自主品牌车企却举步维艰,市场格局深度分化。

(三)载货车市场结构调整,客车市场稳步发展

2019年我国商用车市场销量有所回落。其中,载货车市场结构全面调整,重卡销量持续增长,中卡市场大幅下滑,轻卡微卡销量微降??统凳谐【凹改曛懈咚僭龀ず?,近几年回归理性发展。

(四)高端自主品牌逆市增长,与合资品牌开始直面竞争

在国内车市整体下滑的大背景下,承载品牌向上的高端自主品牌逆势而上,实现市场销量快速增长,以红旗品牌为例,2019年1~10月销量达到9.9万辆,同比增长268.5%。红旗、领克、魏派等品牌主销产品集中在15万~25万的价格区间,开始与合资品牌展开直接竞争。

(五)新能源汽车市场增速放缓,产品竞争力提升

2019年新能源汽车市场销量虽然继续保持增长,但是补贴退坡过渡期结束后,市场增速有所放缓。

国内新能源汽车产品竞争力提升较快,续航里程大幅提高,但与传统燃料车型相比仍有一定差距,加之配套环境还需进一步成熟,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新能源汽车市场空间的释放。

二、未来汽车市场发展趋势研判

从市场规模上来看,预计2019年全年汽车销量下降9%左右,月销量同比降幅持续收窄。2020年我国汽车市场将延续调整态势,市场销量探底过程或将持续,降幅进一步收窄,预计全年汽车销量下降5%左右。从2021年开始,汽车市场有望进入新一轮周期,市场不断回暖,周期顶点将冲击4000万辆销量水平。

(一)市场进入存量博弈阶段,企业重组将成为常态

我国汽车市场将进入存量博弈、产业再平衡阶段,新的竞争格局将逐步形成。未来汽车企业数量将不断减少,胜出企业竞争力增强,多数企业将被淘汰,行业兼并重组将成为常态。

(二)新能源汽车市场将延续乘强商弱态势,纯电动依然是未来主要技术路线

未来新能源汽车市场持续增长,继续呈现乘强商弱的发展趋势。新能源乘用车受购置补贴、双积分、免征购置税以及特定城市的不限行、不限购等多重政策推动。新能源商用车市场需求有限,加之补贴金额有所降低,企业成本负担加重。

受政策驱动,纯电动汽车依然是大部分乘用车整车企业重点发展的产品,未来纯电动依然是新能源汽车产品的主要技术路线。

(三)智能网联汽车成为转型升级新突破口,我国具有多方面发展优势

这些优势主要表现在:一是我国拥有全球规模最大的新车市场,有利于新技术推广、降低成本;二是在产业发展较早阶段就开展了顶层设计,政策标准逐步完善;三是人工智能技术发展与世界同步,新一代通信技术及移动互联网水平世界领先。

三、三大央企发展情况与遇到的问题

(一)三大央企整体市场份额提升,但自主品牌业务板块急需做优做强

2019年1~10月,一汽、东风、长安三大央企销量合计707.7万辆,市场份额34.6%,同比提升一个百分点。这其中,合资品牌的贡献度高达65%,三大央企自主品牌板块发展急需做优做强。具体来看,长安汽车集团自主品牌销量同比降幅14.8%,东风集团自主品牌销量同比降幅7.9%。虽然一汽集团自主品牌销量增长8.1%,但基数较小,前十月仅有49.6万辆,集团销量自主品牌占比仅为17.8%。对于一汽、东风、长安三大央企来说,做优、做强自主品牌汽车板块是当务之急。

(二)受行业低迷影响,三大央企经营效益下降

受整体汽车市场下行影响,三大央企经营效益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前三季度,长安汽车集团实现营业总收入451.15亿元,同比下降9.50%,净利润亏损26.62亿元;一汽集团旗下一汽轿车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同比下滑6.95%,净利润亏损2.76亿元;东风集团旗下东风股份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3.32亿元,同比下降19.76%。经过分析,经营效益下降主要是三大方面原因:一是销售端的盈利下降,主要是受到行业竞争环境的恶化,企业为了清库存,不得不卷入价格战,产品盈利受到直接影响;二是供应端的成本上涨,人力成本、原材料价格的上浮致使零部件成本上浮,企业采购成本增加;三是企业端的降本增效不足,人力资源利用效率、精益生产和精益管理仍有较大提升空间,企业端的成本没有大幅下降,也是影响企业经营效益的重要因素。

(三)三大央企积极布局“新四化”

以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为代表的新四化已经成为汽车产业的重要发展方向。在新四化的布局上,三大央企均有涉猎,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电动化是三大央企发展的一致共识,但电动化的市场推进进程较慢。

近年来,随着对汽车油耗和排放的要求不断趋严,三大央企均加快了在电动化方面的布局,如一汽集团的2025~2030新能源产品计划、东风“绿色2022计划”以及长安“香格里拉计划”。但是与新能源汽车龙头企业相比,三大央企的市场占有率较低。在新能源乘用车方面,2019年1~9月,前三家企业比亚迪、上汽、北汽的市场占有率总和为50%,而同期三大央企的市场占有率总和仅为13.5%。在新能源商用车方面,三大央企的市场占有率总和也仅为10.7%。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的退出,新能源汽车销售的市场化特征逐渐明显。如何在与国际品牌以及优秀的国内品牌的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是三大央企需要重点考虑的事项。

其次,三大央企均将智能化、网联化作为传统汽车企业技术转型升级的重要方向,但核心技术突破与前瞻技术布局方面略有欠缺。

在智能化方面,高级驾驶辅助技术和车联网应用服务均得到了较为广泛的普及,但一些面向智能驾舱的新型人机交互技术应用较慢,与一些主流自主品牌相比,HUD、智能后视镜等已量产的新型人机交互界面搭载情况不理想,声纹识别、人脸识别等新型人机交互方式普及不足。在网联化方面,三大央企的车联网功能仍以娱乐和获取资讯为主,在提升车辆主动安全和自动驾驶程度的V2X技术方面还未取得较大突破。在自动驾驶方面,三大央企均发布了自动驾驶发展规划,但是推进落实的程度不一,且多受制于国外的毫米波雷达、激光雷达、高精度地图和高精度定位等关键技术与部件,计算平台、软件算法等的自主开发能力较弱,尚难以实现专属开发。

最后,T3的创建与运营是三大央企共享化的重要举措,但共享程度仍较低,短期内难以对网约车市场产生太大影响。

2019年3月,三大央企联合成立了T3公司,且已经在南京、武汉、重庆等城市开始运营。与此同时,一汽、东风、长安也分别成立了自己的出行公司一汽出行、东风出行和长安出行。虽然这些出行公司为企业大客户销售提供了新渠道,但是规模都不大。如何提高车辆的共享化程度,如何利用出行公司收集的用户行为数据来实现大数据盈利以及指导车型产品开发是下一步要重点解决的问题。

(四)企业运行机制、体制改革取得初步成效

为落实《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三大央企在不同领域和层级做了积极的尝试。在混合所有制改革方面:一汽集团吸引外部资本,转让九院73.7%股权;长安汽车集团旗下江铃控股引入爱驰汽车参与混改,释放企业活力。在企业机制改革方面:一汽集团设立研发总院,直接与产品研发和市场表现挂钩,重组和新组建了人力资源部、移动出行事业部等,更好地对接市场和客户。东风汽车整合机关部门和科室及优化管理流程,实现“小机关大事业部”形态,建立以市场为中心的组织架构,实现人员效率和组织效率“双强化”。在人员激励方面:三大央企建立了以业绩为导向的激励机制,打破原有薪酬机制,加强业绩与薪酬关联度,对突出贡献个人、突出贡献团队进行激励。一汽集团实行了“全员竞聘”的举措,激发了团队活力。

四、发展对策建议

(一)加强自主研发体系建设,在自主品牌发展方面取得突破

一是将自主品牌发展提升到更高的战略高度??蒲壑?,合理规划,集团优势资源向自主品牌倾斜,树立“做强自主品牌才是集团立足根本”的发展理念。二是核心技术做到“以我为主,自主可控”。注重核心技术突破,产业链关键技术要以我为主,不受制于人??苟嘀帜J降募际豕ス?,重视知识产权,尤其注重前瞻技术的研发和储备。比如在自动驾驶领域,三大央企可开展更具深度的技术合作,在环境感知、决策执行等关键技术领域开展联合攻关,技术共享,引领自动驾驶尽快商业落地。

(二)在提质增效、降本增效方面下功夫

一是“开源”。做好国内、国外两个市场,通过提升产品力、品牌力来增加产品溢价,尤其注重高端品牌的发展和布局??谷盗床季?,由提供产品向提供服务、提供解决方案转变。二是“节流”。提高设备、人力等各类资源的使用效率,贯彻“降本增效”发展理念,充分发挥精益生产和精益管理,向生产和管理要效益。产业链条适当向上游延伸,在关键原材料比如高强度钢,钴、镍等动力电池贵金属领域做相应布局,切实降低配套成本。

(三)通过“四化”赋能三大央企高质量发展

一是立足自主,开放合作,突破新能源汽车核心技术,完成关键总成资源布局;通过集成创新,构建新能源汽车全新平台,全力开发满足多种用户需求的全系列新能源汽车;积极参与应用推广,创新运营模式,推进新能源汽车的规?;?、产业化、商品化发展。二是夯实智能网联汽车发展基础,攻关HMI与人工智能融合、智能网联汽车计算平台、自动驾驶与车路协同等关键共性技术;积极开展自动驾驶道路测试;加大合作力度,推动形成汽车行业与互联网、通信、交通等行业互融共生、合作共享的新型产业生态。三是三大央企在车辆定制化、无人驾驶、大数据应用等方面具有优势,完全有能力在汽车共享市场中抓住发展机会。

(四)在企业机制、体制改革方面精准发力

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的重要论述精神,深化体制机制改革,不断激发国有汽车企业发展动力活力?;谧鲇?、做强汽车企业的目标指引,以钉钉子精神抓好改革落实,扭住关键、精准发力,直到抓出成效。主要建议有:一是通过更大力度兼并重组、剥离非主营业务做优做强主营业务,提高市场份额及产业集中度;二是通过内部机构及机制改革,激发汽车企业创新活力,将创新作为汽车企业发展的核心;三是充分发挥“市场对企业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企业资源配置和改革方向要以市场为矛,破除无效的改革供给。

版权声明:本文为中国汽车工业信息网原创,转载请务必在文章开头明确标注来源和作者为【中国汽车工业信息网】,同时,要保证文章内容的完整性。

THE END